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登启的博客

用手中的笔,描绘多彩生活;用平凡的文字,记录不平凡的心路历程。

 
 
 

日志

 
 

深沉的爱恋  

2009-06-09 08:31:5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沉的爱恋

 

李登启

 

 

“赵小林和夏雪梅考上大学了!”

安平县赵家坪镇赵家庄的村民得到喜讯,纷纷前往赵小林和夏雪梅家祝贺。

这是值得庆贺的,因为赵小林和夏雪梅两人是庄上第一次考上大学的,夏雪梅是庄上第一名女大学生。

一个庄上一下子就出了两名大学生,全庄村民喜笑颜开,脸上带着微笑,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赵小林和夏雪梅开好了头,树立了榜样,今后,他们可以教育自己的子女,要向赵小林和夏雪梅学习,跳出农门,成为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子”。赵小林和夏雪梅一下子成了学弟学妹们榜样。

夏雪梅长得眉清目秀,白皙的脸庞,一副苗条的身材,这个美丽、可爱、清纯、天生丽质的慧心女孩,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学习成绩非常出色,一直名列前茅。

赵小林呢,阳光帅气,多才多艺,写得一手好文章,弹得一手好吉他,他是学校学生会文体部部长,还担任校刊《春风》主编。他写的散文、诗歌、小说,多次获奖、发表,被多家报刊杂志社聘为记者、通讯员。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学习成绩非常出色,也一直名列前茅。

赵小林和夏雪梅从小学、初中到高中,深受老师喜欢,被老师视为得意门生。

赵小林长夏雪梅一岁,两人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一直同班,十二年的求学生涯,有十年两人还是同桌。十二年同窗,十年同桌,两人不是兄妹,胜似兄妹。

在班上,赵小林是班长,夏雪梅是学习委员,两人在学习上你追我赶,在工作上配合默契,是班主任的得力助手。有了他们,班级管理得井井有条,同学们学习氛围浓厚,信心倍增。

三年的高中生活,转眼就结束了,高考如期举行,赵小林和夏雪梅这对老师的得意门生、同学眼里天生的金童玉女不负众望,双双被省师范大学录取。

 

 

收到鲜红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赵小林非常高兴,这十二年的寒窗苦读,到底没有白费。但高兴之余,他又陷入痛苦之中……

由于父亲体弱多病,家中就靠母亲一个人苦苦撑着,作为长子,赵小林很想放弃学业,回家务农,与母亲一道撑起这个债台高筑的家。三年的高中,自己上学,加上给父亲治病,家里已经欠下了一万多元的外债。现在,望着通知书上八千多元的学杂费,赵小林心里一阵阵隐痛,家中还有弟妹正在上学,自己这一走,会给家里带来沉重的负担。

思来想起,赵小林鼓起勇气,向父母说出自己的想法:“爸爸、妈妈,我不会上大学了,我决定回家,帮助你们干活,挣钱送弟妹上学。”

“你说什么?别人想考还考不上呢,你考上了却不去读,别人会怎么看我们,你想过吗?”赵小林话音刚落,父亲就大声质问。

“爸爸,我也很想上学呀,只是我们这个家太穷了,我不想让这个家因为我变得更穷,所以……”赵小林低声说道,他不敢看着父亲的眼睛。

“孩子,让你受苦了,你就安心去上学吧,家里还有我。”母亲打断话头,说道。

“要不,我辍学回家帮父母干活,让大哥去上大学。”上初二的小妹赵小雨轻声说道,她眼里噙着泪水。

“要不,我辍学回家,帮助父母干活,让大哥去上大学。”上高二的二弟赵小平抢着说道。

“谁都不许辍学,全都好好给我读书,再大的困难,我们也能克服。”父亲大声喝道,语气中透出一种威严。

“孩子们,你你们爸爸的话,小雨、小平,你们两个要向大哥学习,将来也像你大哥那样,光宗耀祖出人头地,我和你爸再苦再累也值得。”母亲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

“爸爸、妈妈,二弟、小妹,我向你们保证,一定好好学习,争取学好各门功课,学好各种知识本领,将来找份好工作,让全家人过上好日子。”赵小林站在祖宗面前,郑重表示。

接下来的日子,全家人忙于凑钱。赵大全(赵小林的父亲)拖着虚弱的身子,变卖了家中值钱的树木,又找亲朋好友借钱。赵家坪镇镇长王平、党委书记李江了解赵家情况,亲自登门祝贺,并送去了5000元助学金,赵小林的母校也送来了3000元奖学金,加上卖树木和借来的,赵小林的学杂费总算有着落了。

离开赵小林家时,王平镇长、李江书记一致表示,今后每年从有限的办公经费中挤出4000元钱资助赵小林上大学,直到大学毕业,并将赵小林的情况通过报纸、电视等媒体向社会公布,争取社会资助。

面对书记、镇长的关心,赵大全紧紧握住王镇长、李书记的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赵小林目送王镇长和李书记远去,暗暗下定决心,搞好学习,不负众望。

夏雪梅的情况就好得多了,父亲夏江兴是赵家庄数一数二的致富能手,他种植的反季节蔬菜,一年有四、五万元的收入。供夏雪梅上大学,根本就不成问题。

夏江兴看到赵大全家的境况,多次帮助赵家度过难关,赵家欠的外债,大部分都是向他借的。这不,夏江兴还帮助乡亲们致富,将自己所掌握的蔬菜种植技术传授给大家,带动全庄人一齐致富。

当夏江兴听到赵家为凑学费而犯愁的事后,亲自登门,对赵小林说:“贤侄,雪梅就交给你了,这5000块钱,先给你们应急,至于先前借我的,就当我送给你们家的,不用还了。你和雪梅到学校后,一定要好好学习,要知道,你们两人可是咱们庄上第一批大学生。”

“夏伯伯,我会的,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雪梅的。”赵小林朗声说道,“我与雪梅十二年同窗,十年同桌,我们两人是老师的得意门生,同学眼里的金童玉女。”

听了赵小林这番话,夏江兴不由得再次打量高大帅气的赵小林,心想,这小伙子做自己的女婿,应该是最佳人选。然而,夏江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还没有跟女儿商量。其实,他不用跟女儿商量了,早在高一时就与赵小林确立了恋爱关系,只是双方父母都不知道罢了。

时光过得真快,一转眼,赵小林与夏雪梅就要赴省城上大学了。他们出发那天,全庄人又热闹了一番,大家成群结队的赶来车站相送,那些年龄相仿的兄弟姐妹,还与他们一一握手。

在父老乡亲期待的目光中,赵小林和夏雪梅登上了开往省城的长途客车。客车开走了,赵小林和夏雪梅向大家用力挥手。

 

 

告别了父老乡亲,赵小林和夏雪梅来到省城,继续深造,完成自己的学业。赵小林学的是物理,夏雪梅学的是化学。师大的物理系与化学系相距不远,两人虽然不在同一间教室上课,但课余两人还是有很多时间聚在一起,他们一起去上课,一起吃饭,周末一起郊游。

在同学眼里,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更让同学们羡慕的是两人不像其他恋人那样整天沉醉于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从而影响学业。相反,两人学习成绩在各自班上仍位居前茅,将一等奖学金收入囊中。

师范大学的文化氛围让赵小林如鱼得水,刚进校不久,他就在校报上发表散文、诗歌,他写的散文、诗歌、小说,也在省作协主办的刊物上发表。鉴于他在文学创作上取得的成绩,学校领导、校报编辑经过认真考虑,将赵小林聘为实习编辑,每个月发给150元报酬,帮助校报选稿、编稿,这对赵小林来说,无疑于雪中送炭。每个月有这150元钱,基本生活差不多解决了。夏雪梅也替赵小林高兴,她还常常抽空帮助赵小林,与赵小林一起选稿、编稿。

赵小林非常珍惜这份工作,一来可以锻炼自己,二来可以减轻父母的负担。

其实,这还得要好好感谢王平镇长和李江书记,是他们及时将赵小林的情况向师大领导反映,学校领导了解情况后,找来辅导员和校报编辑商量,给赵小林安排了一个实习编辑的勤工俭学岗位。但这一切,赵小林并不知道。

赵小林第一个月的报酬后,立即写信告诉父亲,告诉父亲自己找到了一份勤工俭学工作,每个月有150元报酬,生活费基本上可以解决了。

赵大全接到儿子的来信,心里非常高兴,他在回信中告诉儿子:“自从你走后,我又做了一次手术,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身体比以前硬朗多了。夏江兴指导种植的反季节蔬菜长势喜人,可望能卖到好价钱。”

“孩子,你安心学习,家中有我和你妈,还有你弟妹,你不要牵挂我们,我们都挺好。”

“还有,夏江兴昨天到我家,说准备将女儿夏雪梅许配给你,不知道你意下如何?望来信告知。”

赵小林接到父亲的回信,心里也非常高兴,一来父亲的病好了,二来家中种植的蔬菜获得丰收。他真替父亲感到高兴,这样,他就放心学习了。至于父亲说夏江兴要将女儿夏雪梅许配给自己这件事,其实他与夏雪梅早就私自定下了,只是没有告诉双方父母。

赵小林读完父亲的回信,他兴冲冲地跑去找夏雪梅,夏雪梅说:“我也正想过去找你,没想到你自己来了。”

赵小林说:“雪梅,父亲来信了,给。”说完,把信递给夏雪梅。

夏雪梅接过信纸,一字一句的读起来,读完信,她抬起头,望着赵小林,轻声说道:“小林哥,看来我们俩的事该告诉父母了。”

赵小林说:“是的,我看是时候了。”

几天后,夏江兴收到女儿夏雪梅的信,夏雪梅在信中说:“爸爸,其实,女儿早在读高一时就与小林哥私定终身了,当初不敢告诉您,一来怕您反对,二来怕您告诉老师,把我们硬拆散。十多年的同窗生活,小林哥时时处处关心我,照顾我。这样的人,值得托付终身。因此,女儿未事先与您老人家商量,就擅自做主,与小林哥确立了恋爱关系,相信您不会怪罪女儿吧。”

“今天,您老人家提出来,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再说,我已经是赵小林的未婚妻了,我与小林哥商定,暑假回家,就把婚订了。爸爸,您老人家就等着喝女儿的喜酒、吃女儿的喜糖吧!”

夏雪梅写好信,心里舒了一口气,她以前害怕父亲反对自己与赵小林恋爱,如今,父亲同意了自己的选择,她恨不得马上出现在父亲面前,亲自告诉父亲。

夏江兴收到女儿的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自己的女儿,她隐瞒得如此天衣无缝,看来女儿真的长大了,这么多年来,自己怎么就一点也没有看出来。既然女儿已经选择了赵小林,做父亲的尊重女儿的选择,在说,赵小林那么出众。

第二天清晨,夏江兴忙完菜地里的农活,就叫上老伴来到赵大全家。走进赵家,赵大全迎来出来,招呼夏江兴。

“老亲,我来看看你,身体恢复得怎样?”夏江兴一见赵大全,大声叫道。

“老亲?我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可不敢高攀你这位大恩人,把女儿许配给我儿子。”赵大全一头雾水,望着夏江兴,说道:“再说,哪天你向我提起,我还没有告诉小林。”

“你不用告诉他了,其实,小林和雪梅早在高一时就开始谈恋爱了,只是我和你不知道罢了。你看,这是雪梅写来的信。”说完,夏江兴把信递给赵大全。

“既然孩子们愿意,我们做父母的就成全他们吧。”夏江兴说道。

 

 

四年的大学生涯,在某些人眼中显得非常漫长,但在赵小林和夏雪梅眼里,却是非常短暂。

明天,就要举行毕业典礼了,赵小林心里舒了一口气,总算毕业了,不用在拖累家里了。夏雪梅心里也舒了一口气,她曾在心里想过多次,等两人毕业找到工作后,就举行婚礼,做漂亮的新娘,然后生一个可爱的宝宝,然后……

看着熟悉的校园,想到过几天就要告别了,夏雪梅收拾好行李,就跑去找赵小林,帮助赵小林收拾行李。收拾好行李,夏雪梅让赵小林陪她到校园中四处走走。两人边走边谈,谈四年的大学生活,谈自己的理想,谈今后的打算。

师大校园古木参天,林荫小道遍布校园,林荫小道深处,修有一座凉亭。这里,赵小林和夏雪梅以前经常光临,今天,两人又来到这里。走进凉亭,夏雪梅这儿摸摸,那儿摸摸,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她太留恋这里了。这座凉亭有一层楼那么高,正五边形,边上各有一条长石凳,凉亭中央安放着一张石桌,四边各有一张石凳。这座凉亭,两人经常到这里看书、聊天,这座凉亭,见证了他们的爱情,他们在这里度过了无数个甜蜜浪漫的时光。

赵小林看着夏雪梅的举动,打趣道:“雪梅,如果你非常喜欢这里,干脆我们就留在这里算了。”

夏雪梅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们还是回家乡找工作现实些。”

赵小林说:“完全有可能,昨天,我们辅导员找我谈话,准备让我留校,继续在校报做编辑。当时,我心里非常矛盾,留下来吧,就得与你分开,不留下来,又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雪梅,你帮我拿一下主意。”

夏雪梅一听,高兴地说:“留下来,当然要留下了,小林哥,这样的好机会得抓住,错过了就不会再来了。”

赵小林说:“我留下来,那你怎么办,我们的爱情怎么办?”

夏雪梅说:“你留下来,我也会想办法留下。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在一起。”

毕业典礼如期举行,四年的同窗同学就要各奔东西,到各自需要自己的地方,用所学的知识,开拓学生的视野,让学生学到知识本领,健康成长,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当然,也有部分同学改行,在各自的领域里成就一番事业。这是后话。

赵小林是留下来了,夏雪梅也留下来了。一对眼看快要分离的恋人又聚在一起,两人心里说不出有多高兴。至于夏雪梅,还得感谢校报的编辑刘晓亚老师,是他力排众意,说服学校领导,让领导心服口服,将夏雪梅留下来。刘晓亚老师非常喜欢赵小林,他不忍心看着一对有情人被拆散。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夏雪梅的各门功课都不错,组织领导能力强(她是班上的文艺委员),是个非常优秀的学生。

赵小林和夏雪梅双双留校,消息传回家乡,双方父母都为他们感到高兴,他们的儿女都非常优秀,这是做父母的骄傲。

留校后,夏雪梅被分配到校党委办公室工作,赵小林被分配到校报编辑部。校党委办和校报编辑部在同一栋楼,只是校党委办在五楼,校报编辑部在八楼。两人每天一起去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吃饭。

一天,吃完晚饭,两人又一起出去散步。

一改往日,今天赵小林话语不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夏雪梅走到一株香樟树下,突然停下来,对赵小林说:“小林哥,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赵小林说:“没什么,只是……”

夏雪梅问:“只是什么?能说出来听听吗?”

赵小林说:“是这样的,我经常投稿的那家杂志社给我来函,邀请我去参加文学笔会。”

夏雪梅说:“我当时什么呢,既然人家邀请你,你就去呗,这可是一个学习交流的好机会。”

赵小林说:“他们不光邀请我参加笔会,还邀请我加盟他们,一起编辑杂志。我想去,又舍不得离开你,不去吧,又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努力,虽然创作的散文、诗歌、小说发表了一百多篇(首),但我并未就此满足,成为一名作家、诗人,是我最大的梦想。”

夏雪梅听了,高兴地说:“去,当然要去,你的事业为重,我不能拖你的后腿。”

赵小林说:“我不想离开你,去杂志社后,就不能和你天天在一起了。这样的日子,我不想过。”

赵小林说的没错,那家杂志社在北方,而他就读的这所大学在南方,天南地北,将一对天设地造的情侣分开。再说,赵小林留在校报编辑部,一样可以写散文、诗歌、小说,虽然时间少点,但只要坚持,一样可以成名成家。

夏雪梅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赵小林应该去杂志社,那样,赵小林成名成家就更快些。

夏雪梅说:“小林哥,别傻了,你去吧。”

“要不,我先去参加笔会,至于加盟的事,等以后再说。”赵小林经过深思熟虑,下定决心。

“这样也行,最好同父母商量一下,让他们参谋参谋再作决定。”夏雪梅说。

赵小林没有想到,这个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解决了。的确,他是不想离开夏雪梅,抛开夏家的无偿资助不说,两人十多年的感情,他不想因为所谓的事业而结束。在他眼里,夏雪梅就是他今生苦苦寻找的理想伴侣。

 

赵小林向单位请了假,到北方去参加笔会。他走的那天,夏雪梅也向领导请了假,特意赶到火车站送他。

赵小林要走了,夏雪梅轻声说道:“小林哥,祝你一路平安,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我等你回来。”

赵小林看着漂亮的女友,说道:“雪梅,我走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开完会我就回来。”赵小林走后,夏雪梅真有点不习惯,每天没有人陪她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吃饭,连晚上躺在床上,她仍在想她的小林哥。她觉得赵小林说的不错,她也舍不得赵小林离开。赵小林是她的第一个男朋友,也是她的最后一个男朋友,他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他。

没有赵小林的日子,夏雪梅工作无精打采的,饭吃不香,觉也睡不好。这一切,校党委书记刘芳看在眼里,她对夏雪梅说:“既然你这么爱他,等他回来你们就登记结婚吧。”

夏雪梅听刘书记这么说,心里乐滋滋的,粉脸微红,轻声说道:“刘书记,我们是想结婚,可是没有钱买房子呀。”

夏雪梅说:“刘书记,你对我和小林这么好,让我们怎样感谢你。”

刘芳说:“谢什么谢,我可等着吃你们的喜糖,喝你们的喜酒呢。”

五天的会期,让夏雪梅饱受相思之苦,她想打电话给赵小林,却又不知道赵小林入住旅店的电话,打赵小林的手机,刚拨完号码,才猛然想起赵小林买的是本地卡,根本就打不通。

赵小林呢,他也在思念着夏雪梅,他也想打电话给夏雪梅,可就是没有时间,白天忙着开会,晚上还要举行活动。夜深人静了,他溜出去打电话,可夏雪梅已关机休息了。

笔会期间,赵小林见到了杂志社社长和主编,他们专门找他谈话,真诚希望他能留下来,共创一番事业。面对社长、主编的盛情挽留,赵小林只好将自己的情况向社长、主编汇报。他说:“我也想加盟贵社,只是在南方的那个城市,我的女朋友还等着我回去。”

社长和主编听了,相视一笑,说:“你不用回去了,我们把你女朋友也要来,这样,你们两人就可以团聚了。”

赵小林说:“这样好是好,只是我与女朋友都是留校的,不知道我们领导放不放人。”

社长说:“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亲自出面去办理此事,相信能成功。”

主编说:“赵小林,你就留在这儿,过两天社长亲自出马,找你们领导,把你的档案和你女朋友一起带来。”

笔会结束后,赵小林留下来。社长立即动身,只身一人飞往南方,走进省师范大学,他直接去找校长,校长又找来党委书记、校报主编,当然也把夏雪梅叫来。

社长说明来意,校长说:“赵小林和夏雪梅是一对恋人,更是一对难得的优秀人才,我们想把他们留下。你想把他们挖走,我还有点舍不得呢。”

党委书记也说:“社长,不瞒你说,他们两人是我主张留校的,他们非常优秀,你把他们挖走,我也有点舍不得。”

校报主编也说:“社长,赵小林读四年大学,都在校报编辑部帮忙,因为他家庭比较困难,我给他提供了一个勤工俭学的岗位,让他顺利完成学业。这不,他留校还不到一年,你就把他挖走,我舍不得啊。”

夏雪梅听了校长、书记和校报主编的一番话,心里乐滋滋的,她想,能去北方更好,那样赵小林就能大显身手,成就一番事业。只是她默默坐在那里,目光看看这位,又看看那位,听他们继续争论。

社长接过话头,说:“赵小林多次与我谈起,他想向文学方面发展,我看他功底不错,就想给他提供一个机会。当然,他也不想离开你们,也不想离开夏小姐。这是他写给你们的信。”说着,社长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校长。

校长接过信,轻声读起来:

尊敬的校长、书记、主编:

你们好!

谢谢你们四年来的关心和照顾,让我顺利完成学业。

由于我对文学的钟爱,我想用自己手中的笔,创作出更多的文学作品,陶冶人们的心灵,丰富人们的生活。

在校报编辑部工作,环境不错,但学术氛围太浓,我想,你们会理解我的。至于夏雪梅,杂志社社长、主编也答应要她,相信你们也会理解的。我与夏雪梅从一年级到高三,一直在一起,这辈子,我们注定要在一起。希望你们成全我们,别把我们分开。

当然,我到杂志社后,会更加努力工作,精心创作,干出成绩,为母校争光!

此致

       敬礼

                                                                                                 祝工作顺利!

                                                                                                学生:赵小林

                                                                                                 2008年1月8日

校长读完信,抬起头来,说:“社长,既然赵小林有这个打算,我们就成全他,至于夏雪梅,你也带走吧,我可不想成为千古罪人,把人家小两口分开。”

“我还要等着吃他们的喜糖呢,”刘书记接过话头,“这么说,几句话就把他们要走了。”

“刘书记,喜糖少不了你的,到时,校长、书记、主编,你们都有份。夏雪梅见机行事,轻声说道。

社长见事情谈妥,站起身,说:“走,我们一起去吃顿饭,我请客。”

校长说:“社长,客还是我请,你远道而来,是客人,我是主人,我不请你,难道要你这个客人请我。”

校长说完,扭头对夏雪梅说:“夏雪梅,吃完饭,你去把行李收拾好,再去把赵小林的行李收拾一下,然后陪社长上街逛逛,游览一下我们这个城市。晚上,我会派人将你们的档案交给社长。”

夏雪梅微微一笑,说:“校长,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第二天,校长亲自设宴为社长饯行,书记、校报主编作陪。夏雪梅望熟悉的校园,真有些舍不得离开。吃完饭,校长让司机开车送社长和夏雪梅到机场。

空中的旅程是短暂的,几个小时后,夏雪梅就见到了赵小林,主编亲自驾车与赵小林接机。

见到赵小林,夏雪梅万分激动,要不是社长、主编在场,她真想紧紧拥抱赵小林。

回到杂志社,社长、主编给两人安排了宿舍,两室一厅。社长、主编帮着把行李搬进住房。

搬完行李,校长打趣道:“由于我们住房紧张,你们就暂时住在一起吧。等过段时间再给你们另外分一套大点的,我们另一栋宿舍马上就竣工了。”

“谢谢社长,这么关心我们。”夏雪梅说完,粉脸红红的,望着赵小林。

“谢谢社长,让我们住在一起。”赵小林说。

“谁要跟你住在一起,我们还没有结婚呢。”夏雪梅嗔怪道。

“别吵了,过几天就登记吧,我给你们主婚。”主编接过话头,笑着说。

“你们是该结婚了,我还忘记了,看我这记性。”社长笑着说,“你们校长、书记和校报主编,还等着吃你们的喜糖呢。”

一个星期后,赵小林与夏雪梅就去登记结婚,社长、主编主婚,杂志社全体同仁为他们举办了隆重的婚礼。夏雪梅身着雪白的婚纱,做了幸福的新娘。当然,她没有食言,为校长、书记和校报主编他们寄去了喜糖。同时,给父母打电话,她与赵小林结婚了。

度完蜜月,两人正式上班,赵小林任诗歌栏目编辑,夏雪梅与其他几位同事负责电脑排版。

赵小林如鱼得水,他在努力,努力工作,努力创作,夏雪梅则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

                             2008、2、29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