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登启的博客

用手中的笔,描绘多彩生活;用平凡的文字,记录不平凡的心路历程。

 
 
 

日志

 
 

遥远的思念  

2009-12-10 13:10:5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远的思念

 

李登启

 

思念一个人是不是一种长久的习惯?刘宇曾经不断地问自己。很多事情都是他无法想明白、说清楚的,一次次在心底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渺小与懦弱。为此,刘宇已付出了太多太多,而良心与道义上他又背负着太多过于沉重的包袱,他已经感到了无比的苦恼和无助。曾经的年少与青涩,现在回味起来,却让他多了几分苦楚与心酸。

每天忙于学校工作和家庭事务,忙碌的身影穿梭于教室、厨房和客厅之间。终日有活泼可爱的女儿姣姣嬉戏声绕梁而过,每次看到此情此景,他都在问自己,这就是幸福吗?

在学生眼里他是一位尽职尽责、爱生如子的好老师,在女儿眼里他是一位和蔼可亲充满慈爱的好父亲,而在妻子杨萍眼里他却是一个无上进心、无社交能力的低能儿,除了在自己教学上连年取得名次、在各级报刊杂志发表教学论文外,他什么也不会,每天只会低头做事,与学生打成一片,从来不去关心权势之争,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同学、同事早已身居要职(校长、主任、乡长、书记、科长、处长、部长、局长、县长、州长、厅长、副省长),而他到现在还是当年的那个他,那个不会为人情拉拢、事故的他,积攒多年修建了一幢平房,一间屋子堆满了教辅资料、参考书籍,抽屉里装满了大大小小的荣誉证书,墙上贴满大大小小的奖状和学生送的贺卡,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很多时候,刘宇总是在想:他和妻子之间的爱情是不是已经睡着了,还是已经疲倦了,或者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过所谓的爱情。

曾经妻子的喋喋不休是最让他头疼的事情,现在对他来说,已经习惯了,没有工夫和精力与她费口舌,即使因某件事情被她误解,也不想做些无谓的澄清与辩解了。他和她之间的感觉不再怦然心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亲情、责任和义务,这些仅限于道德范畴。每当夜深人静,他就会不知不觉的思念起倩来,只要他一闭上眼睛,倩飘逸的长发和飞舞的白色连衣裙就会在眼前浮现,爱的苦痛在心口悸动,就像被猫的爪子狠狠地抓了一把般的叩击着灵魂深处。他感到倩投来一记温柔迷人的眼神,带着无限柔情的思念和渴望,带着她深深的问候。她用女性特有的温柔包围和震撼了他厚实的胸膛,他感到了阵阵的刺痛瞬间传遍全身。虽然他们相隔千山万水,但她的风情万种却时隐时现,因为她的一切,早已深深根植在他的心田里。倩是他的大学同学,大学四年,他是班长,她是支部书记,在同学们眼里他们是公认最甜蜜、幸福的一对,而他们彼此间也早已在心底深处默认了对方的位置。他们相依相偎一起携手走过青春的萌动,年少时的恋情是那么的纯真和美丽。

只因为一件对他们来讲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把这对有情人无情地隔开了,哭泣、难过和抗争,也无法挽回一段即将消逝的爱情。一生里很多的时候都是形式主义毁掉了很多本该属于我们的东西。

毕业前夕,刘宇想回老家,为家乡的教育发展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而倩在家是独生女,身为某局局长的父亲早已为她联系到待遇优厚的工作单位。局长不反对女儿的选择,但要求刘宇做上门女婿。刘宇也是独生子,他不能抛下自己年迈的双亲,凭他的能力,在省城找份工作是不成问题的。之所以选择回老家,一来可以为家乡的发展出力,二来可以照顾双亲。局长最后表态:要么做上门女婿,要么友好分手中断恋情。刘宇难过、据理力争,全都无济于事,无奈,最后他只好痛苦地选择了后者。一面是心爱的恋人,一面是年迈的双亲,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幸福落下一个不孝的骂名。

倩说服不了自己的父亲,哭泣、抗争,全都没有用,因为大权在握的父亲主宰了她的一切。在局长家宽敞的客厅里,倩无声的哭泣在刘宇耳边回荡、回旋,那低咽声仿佛像凿子一样敲打在他的心坎上,撞击和抽打着他灵魂深处。

黎明时分的天空是灰色的,他们并肩行进在点点霓虹闪烁的街道上,谁也没有说话,刘宇轻轻握着倩的手,希望这条路不要那么快就到达客车站,也许这次就是彼此间最后一次的亲密接触吧。微湿的水泥路面留下了两串深浅不一的脚印相互依靠重叠着。

在倩泪眼婆娑中,刘宇转身走进客车站,登上那辆开往家乡的长途客车,只留下她一个人在层层薄雾中守望,守望着他重新做出选择,再次与她一起并肩而行,直至踏上红地毯,从这一端走到那一端。客车开走了,刘宇还是没有下车,他透过车窗望去,倩还一个人站在站台上,天空中飘过几片残云,夹带着零零落落的雨滴,打在她结着忧怨的眉间与飘逸的发端。

客车加足马力向前奔驰,倩的身影渐渐远去,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坐在车窗边,刘宇如麻的心绪里浮现出了一幅幅如诗似画的情像。夕阳如醉的秋日,他们穿梭在红叶飘舞的枫林间,漫天的叶片在他们的指尖和发梢滑过,枫林尽染的一抹金黄环绕其中,硕果累累的时节让他们感觉到了希望。在冬日银装素裹的湖面上他们相互嬉戏、追逐,留下一串串欢歌笑语和飘舞的雪片儿慢拥于天际之间。春天初晴的阳光透过云隙直射下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迷人的花香扑鼻而来,他们徜徉在花海中昏昏欲睡,柳条低垂在一塘春水之上,和风荡起一池如绉绸的水波,也荡起了他们的悠闲与爱恋。夏日里,骄阳下,她最爱隔着玻璃窗观察枫叶在微风中顫动,听百灵鸟在花丛中轻声歌唱。看夜色里点点萤火轻闪与昆虫相互间的呢喃,和他并肩仰望皎皎天河两旁,银河在斜转,繁星如同千帆过境般移荡,星空下云涛涌动,一轮圆月遥挂天际,他们也像其他热恋中的情侣那样在枫树下轻声耳语。

回到老家,刘宇被分配到县城一中任教。两年后,经人介绍,他与县城二中的杨萍结婚。面对漂亮的妻子,刘宇试图将倩彻底忘记,把心收回来,爱杨萍,爱这个家。然而,那毕竟是他的初恋,谈不上惊天动地,却也刻骨铭心。

多年以后相逢,当他们在人群中偶然相遇四目相对时,彼此心中的酸楚油然而生,他们就这样默默凝视着,青春的发际已不再清晰,皱纹也悄然爬上了脸庞,强忍着心底的伤痛,尽量掩饰悸动的心情,在风的穿梭中他们似乎忘记了时光的存在。此后他们经常用手机短信、电子邮件交流彼此间的情感,哪怕倩只给他发一条安慰的信息或邮件让他注意天气变化多加件衣服时,都会让他觉得心里暖洋洋的,激动不已。后来上网聊QQ,让他觉得好像又找到了当年的那份情感。忙完工作,他喜欢和倩通过QQ聊天,聊工作中遇到的问题,聊心里不能和妻子聊的东西,聊心底深处永远无法抹去和隐藏的东西。他可以和她无话不谈,也可以和她通过视频两两相对彼此不言不语,任由心底的思潮肆意地碰撞,互为抚慰。

在与倩频繁的交流中,刘宇心中偶尔也会有一丝负疚和不安,他感到这样与初恋情人藕断丝连是感情上的出轨和对妻子杨萍的背叛,越是这样想,他心底里就会越来越感到躁动和不安。他也曾想过不再与倩保持联系,为了他的家庭,更为了他最为宠爱的女儿姣姣,他想不能因为自己多年前伤害过一个女人,现在再去伤害另一个无辜女人,那样,他的良心将会受到一辈子的煎熬和拷打。可是每次想到要与倩结束这种似有似无的暧昧关系时,刘宇又总是犹豫不决地来回摇摆,神怡心荡着,就像是悬挂在窗棂上的紫风铃,在微风的推动下叮当作响,那声声清脆的响声又揪起了他青春年少的往昔。他就这样活着,就这样痛苦地活着。时光流逝,他在对倩的相思情愁中日渐消瘦,在对妻子的丝丝缕缕纠结不清的愁痕中日渐老去。面对现实,刘宇只叹年华似水让人容易感伤,少了往昔的闲情逸致与浪漫情怀。

倩在一次聊天中曾经问过他什么是幸福?他想了想,然后说:幸福是你口渴时找到一只盛满水的杯子,当你如牛狂饮时,冷暖只有你自己清楚明白。幸福有时也像秋高气爽时的落叶,当它从你身旁轻轻飘落时,只有你才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幸福是一种感觉,里面包含了对心中所想对象的一种深切的思念、一份永无止境的牵挂和思想与感情上的寄托……幸福而且也要懂得自欺欺人。

日落黄昏,刘宇独自一人在校园中散步,秋风乍起,操场边上那株挺拔的老槐树上,片片槐花随风飘撒,日渐一日地越来越少啦,刘宇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以后该向何人去倾诉埋藏心底的点点烦恼和忧愁呀!

                                 2009年2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